样板戏《智取威虎山》 揪出隐藏20多年的杀害杨子荣真凶

生擒许家四虎,消灭了“九彪”李发林、马希山等惯匪,智擒“座山雕”的杨子荣却在清剿土匪刘俊章、丁焕章和郑三炮的战斗中不幸牺牲,而打死杨子荣的凶手却趁机逃出,隐姓埋名20多年未被发现。就在真凶以为可以将秘密隐藏一生的时候,却l因为京剧样板戏《智取威虎山》的唱段现出了原形。

1968年,京剧样板戏《智取威虎山》的唱段在海林县柴河镇梨树沟屯反复播唱。有一个叫孟同春的村民,一听到杨子荣的唱段,就神色慌张,浑身发抖,掩耳闭目不想听。此人似乎得了条件反射症,一听就犯,不听就好了。久而久之引起了人们的怀疑:他为什么怕听杨子荣的京剧唱段呢?

这时正处在期间,人们的阶级觉悟都很高。村革委对他进行了审查。专案组经过内查外调,原来他就是漏网多年的土匪孟连振。

孟连振原籍是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八达沟村人,时年50岁,1950年改名孟同春,隐瞒了身份来到梨树沟屯务农。起初,他矢口否认自己是杀害杨子荣的凶手。后来经被俘并参加我军的马连德辨认,孟同春就是当年从土匪窝逃出去的那个土匪,外号叫“孟老三”。经过调查并对其进行反复的政策教育,孟同春终于交待了枪杀杨子荣的经过。

1946年10月,孟连振在海林县黑牛背的闹枝沟参加了“中央胡子”,为残匪丁焕章、刘维章、郑三炮等人做饭、运输粮草、探听消息。丁焕章是匪旅长李德林的副官卫队长。他给了孟连振一支“七九”式步枪,孟连振很是感激。后来丁焕章等受了伤,孟连振把丁焕章等人安排在供自己打猎用的地窖里养伤。住在这里的还有刘维章、郑三炮、孟同顺、马连德、程树林、迟龙敬、刘喜风、何成祥。

1947年2月22日早饭后,匪首派孟同顺、迟龙敬、何成祥、刘喜风下山搞给养。他四人来到梨树屯附近,听说曲波的小分队来了,便逃到一个日伪劳工大棚躲藏。这天晚上睡觉前,郑三炮对孟连振说:“在你这里住的日子不少啦,没走漏风声算是运气好。你明天早早起来做饭,吃饱了,就到北大砬子一处地窖里住几天……”

23日,孟连振很早就做好了早饭,土匪们还在睡懒觉。孟连振吃了早饭,就到窖外解手,顺便看看搞给养的四个土匪是否回来。看了一阵,不见人影。进了地窖就坐在炕边喝水,这时地窖门突然开了,一股冷风直冲屋里,孟连振还以为是搞给养的人回来了,没在意。突然郑三炮说:“外面有动静,有雪蹓子!”郑三炮的话音刚落,门外一声大喊:“不准动,举起手来!”匪徒们意识到眼前就是共军,顿时乱作一团。丁焕章叫喊着:“不准乱,给我打、打!”孟连振闻风而动,抄起身边的步枪,对准门西侧那个人扣动了板机,那个人倒下了,孟连振窜出地窖,朝密林猛跑,后面连响三枪,只把他的棉衣穿了个洞,并着了火。他顾不上灭火,一口气跑出一里多路,确信无人追赶,才停下来将火扑灭。

怎样处置这个杀害杨子荣的凶手呢?1969年7月25日海林县革命委员会海革定字〔69〕第37号文件《关于对历史反革命分子孟同春定案处理的批复》最后一段的原文是:“在清理阶级队伍运动中,孟连振在党的政策教育下,主动地坦白交待了其反革命罪行,认罪态度较好。就上述事实,根据中央十人小组‘关于反革命分子和其他坏分子的解释及处理的政策界限的暂行规定的补充解释’第四条精神和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政策,定为历史反革命分子,戴上帽子,交群众监督改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revious post 姚老庚:凭吊杨子荣孤胆英雄巢穴闯
Next post 安切洛蒂:埃弗顿是被世界上最好的球队击败的我们没遗憾